《我的凉山兄弟》

《我的凉山兄弟》

1949年新中国成立,1952年全国各地先后开始社会主义改造,包括四川省凉山自治州的诺苏人。
从今天的观念看,所谓的先进或者落后是基于单一视角的判断,但是当时集体化具有先进性的观念压倒了一切。根据马克思史观,历史被抹去所有细节,简化为一个单一的进程,而这个进程的终点自然是历史的顶点,所有未达到的群体的都应当接受改造。改革者依靠强权并带有拯救者的傲慢,改造的过程注定与高压相伴,尤其是牵涉到民族问题,有一段淹没的历史(今天的所谓民族优待背后的逻辑并不是那么简单)。

1978年改革开放,社会放松了管制,诺苏人也得以进入外面的社会,与汉族急速适应经济社会不同,诺苏人的社会文化与外界格格不入,当地人视吸毒与坐牢是成年冒险,带有男性社会地位认同的属性。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诺苏人在经济生活中愈发处于落后状态,盗窃与贩毒成为诺苏在外人员主要经济来源。盗窃是个有趣的话题,在诺苏本地,盗窃也是极受鄙视的行为,而在外的诺苏人认为偷汉族反而是一种英雄行为,这种观念延续了社会主义改造前与汉族争夺生存空间的的对立情绪。书中对诺苏人离乡的描述,隐隐反应一个时代社会治安情况,这个时代离我们也很遥远了。

吸毒是思想与文化空虚的诺苏青年派遣寂寞的首选,贫穷使得他们选择更便宜的注射法吸毒,卫生知识的缺乏导致艾滋病在诺苏人中爆发。艾滋病爆发多年后,终于引起政府重视,政府引入艾滋病防治扶住项目。有意思的是,诺苏人的疾病观与我们不同,他们对艾滋病患者没有任何歧视,然而扶住小组进驻后,采用与其他地区相同的反艾滋病歧视宣传,反而造成了诺苏人之间的艾滋病歧视,充分暴露了异文化的特殊性与相关部门工作开展的表面化。

社会的巨轮隆隆的前进,记得南美的一次史前考古中发现当地社会具有相当发达的文明,但是却没有发展出农业,与之前文明在农业之后的结论相违背,不知道有多少异种文明曾经闪耀光辉,却最终被逼近角落或压在轮下。

今天,现代文明带给我们的前景并不乐观,也许文明不止有一种可能性,也许未来的答案在“落后”文明里。

《我的凉山兄弟》mobi+azw3+epub格式电子书推荐

下载地址: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后台回复“我的凉山兄弟”

文章转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