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父子行第四天:光明顶、迎客松

下小火车后才终于放宽点心,也有些饿,但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们停下来享受一顿热乎乎的美餐,拿出包里的士力架喝着红牛,几块吃下去这山就白爬了。给大纯喝了点热水,也吃下小半块士力架,后面的路就比较平缓,我的体力也已经消耗过半,大纯也要更多的靠他自己。
走不远就遇到正在路边等人的导游,向他打探前往光明顶的路线,导游指点之后就劝说不要上去,看不到景色不说还要走来回路,体力耗费太大,我稍作考虑,心里评估我和大纯的状态还是决定勇闯光明顶。可惜我一直对武侠作品没太深研究,否则这段可以写的豪迈很多。
计划半小时走完光明顶来回,开始抱着大纯呼哧呼哧爬的很快,下小火车后就用上登山杖,抱着大纯还能用上杖子全靠身上的腰包可以起到很好的助力作用,起初他屁股坐在腰包上,我的一只胳膊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将他的身体稳住,后来发现一个更省力的方法,腰包上有一个把手,只要我用手握着它胳膊就可以当成安全带那样斜跨他身上,几乎不用力就可以保护好他,如果不是腰包的功劳我可能早已经累残了。
有了杖子的助力走起来就更轻快,但是爬了接近一半还是累的有些不支,让大纯下来自己走,路上的游客几乎都投来钦bu佩jie的目光,嘴上说好厉害的一对父子。雾气逐渐散开,可以看到不远处的仙都峰,停下拍会照片,继续往上爬。
大概15分钟就到达山顶,时间比预想的少很多,此时还能看到对面的仙都峰,我实在累的够呛,把浑身的装备全部解下来,散散身上的汗气,在准备拍照的时候却发现雾气又变的浓厚,遮住了仙都峰,顿时感觉有些懊悔,应该先拍照再休息。大纯在山顶也有些兴奋,跟妈妈视频说他爬上了有天这么高的山。
在山顶休息15分钟起身下山,其时正好两点,看着地图一路往鳌鱼洞方向。期间搞错一件事情,把光明峰当成了迎客松,结果转了一圈也不知道是哪棵,或者以为又被雾气挡住了,无奈只得继续往前走,后来才知道迎客松还在前面
走到鳌鱼洞时我的两条腿已经要裂开的疼,尽量把上半身的重量往登山杖上转移,每走一步都能把杖子压弯,就让大纯下来自己走,经过往莲花峰走的那条小路时,看见路被挡住了,旁边写着因为大雾天气关闭莲花峰景区,顿时心里觉得坦然些。仿佛有些事情出于自身的原因放弃就是种遗憾,而如果是因为不可避免的因素做不成就会心安理得。
大纯后面发挥的很好,三点五十左右终于走到了迎客松景点,又遇见了之前在光明顶半路碰到的热心大哥,帮我们拍了照片,他们也匆忙的往山下赶。我们在迎客松也并未久留,四点开始去往玉屏索道方向。
到缆车站点的时间是4点15分,检完票就上了缆车,人比较少我们俩坐了一个,轿厢缓缓在空中滑行,外面依旧是一片雾色,大纯也依然在继续找他心心念念的猴子,我把背包重新整理好,带着浑身疲累结束一天的黄山之行。
缆车到站后又坐上景区换乘大巴往汤口驶去,车上人坐的很满我只好抱着大纯,不久他也累的昏睡过去,坐了半个多小时到汤口后给酒店老板打电话结果没接通,我只好一瘸一拐的抱着他走了几百米出去找出租车,返回酒店后已经五点半。
晚上也没吃饭的兴致,把背了一天的自嗨锅拿出来吃了,大纯一直睡到晚上七点半,起来喝了盒奶,吃了半罐桃子罐头和一个橙子,睡了两个多小时他的精力也恢复许多,也看不出感冒的迹象,但体温还是37°多,他跟妈妈视频的时候我把行李都收拾好,准备次日返程。
晚上给他喝了布洛芬,看动画片到十点半让他躺下睡觉,一夜熟睡,这是我们爷俩到黄山的第一个安稳觉,早晨起来量体温36.3℃,至此整颗心才终于彻底踏实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老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ngroom.com/fuzixingyingkesong.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