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父子行第五天:回程

早晨七点多醒来,跟着酒店阿姨一起喝的白米粥,八点半酒店老板带我去买黄山特产,大纯在床上看电视不肯去,要自己留在客房里,我考虑了一下,跟他说自己在房间不许下床,如果电视看完或者看不了了就玩乐高,大纯点头。让一个刚满四岁的小孩自己留在酒店并不明智,也不是只因为对他的信任,我认为这就是父子间的一种默契或共鸣,让我在考虑一些关于他的问题时不会遵循常理,而是凭借我们之间一种特有的感应去决策,如果这种感觉来的不是很强烈,哪怕只有一丝不确定,也不会去尝试。
去特产店买了黄山烧饼和太平猴魁,还有盒装的鱼,让老板帮忙发快递。返回酒店经过肯德基时下来买了大纯喜欢吃的薯条和一个汉堡作为路上的午餐,回到客房时九点半,正好出去了一个小时,大纯还在床上看电视,又给他测体温,已经完全恢复了,就有点纳闷来的第一天开始发烧,最后一天好了,这感冒病毒也是要跟着我们出来玩的么。
十点整老板帮忙叫的拼车来酒店接我们,到黄山北站十点半多,在候车大厅给大纯把汉堡吃了,坐12点的车到济南中转。四点到济南,五点坐上回威海的高铁,晚上9点到站,媳妇去接了我们。
整整五天的旅程终于结束,突如其来的感冒给这次黄山之行带来了特殊的意义,对我而言与其说是一次旅行倒不如说是一场身为父亲的修行,所得到的远比旅程本身来的更为深刻。这5天里我的角色也发生了本质变化,从在家时的严父转变为慈父,尽一切方式的去照顾和感受,包容和接纳,甚至反省和精进;爱与责任,成长与付出,宽容与约束,一幅幅交织错杂的画面,一幕幕浮沉相映的回忆,一片片远近融汇的憧憬,而我只身其中,以半生之力谱写他的人生序曲。

原创文章,作者:老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ngroom.com/fuzixinghuicheng.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